瑾光

纵使仅有星辰一芥,沧海一角,火炬一燃。





『面壁十年图破壁
难酬蹈海亦英雄』

『丈夫许国,不必相送』

守城六日,姚子青独自对着棋盘出神,一缕又一缕的阳光像惊慌失措的飞蛾,本能地冲向他的营房,他打开窗,烈眼的阳光似乎能消解一切阴翳,这时候他是摘了眼镜的,视线朦胧里有行军列队的虚影,有丝丝可闻的硝烟,硝烟之下有累累白骨,有断壁残垣,有深藏在心底的颤动。

呼呼……是尽力克制的喘息,压抑着可能掉落的晶莹,他敲敲眼镜腿,低头去掏眼镜布,仔细地擦拭,戴上眼镜,还是营长,还有恶战。

“击鼓其镗,踊跃用兵。
土国城漕,我独南行。
从孙子仲,平陈与宋。
不我以归,忧心有忡。
爰居爰处?爰丧其马?
于以求之?于林之下。”

最后一刻,他伸手,在重重烽火里,透过反光的镜片用无比清晰的视角看尽这天空,怎么看却怎么留不住,留不住自己,留不住曾经的弟兄们。

『仲贤兄:

此战异常凶险,援军覆没,孤营待命,上峰急电我营就宝山突围。昨日清点阵亡人数,同子青,但余廿五人。吾职统三营,突围胜算了无。白白牺牲,吾不忍为之。弟兄皆少年之人,撤退当可存为三营力量留待日后倾力杀敌。营长直奉上峰之命,而于下官,则由于吾。故吾去兵留将。吾殉于职,殉于宝山,无憾矣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弟子青』

老福特史同处女作献给子青

评论(3)

热度(9)